欢迎来到惠城曾求恩医院、惠州曾求恩护养院官网

惠州养老院logo

惠州市医保定点医疗机构

润叶医生集团合作单位

中山大学远程心电合作单位

骨折不手术·曾氏正骨疗法

惠州市首家医养结合养老院

医疗+养老+康复+护理+居家养老

关爱健康 求恩守护

阳光恩慈 健康家园

惠州养老院里的他们丨关爱老人就是关爱我们的

作者:养老院网发布时间:2019-08-13 09:45

 “大河向东流,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哇”走进惠州曾求恩养老院,67岁的老人放声歌唱,他面带笑容,模仿着刘欢的姿态,声音高亢,一群老人坐在椅子上听着,面带微笑。老人唱完,说声“谢谢”,深鞠一躬,头上稀疏的白发在阳光下抖动,瞬间扎心。
 
在503室,黄爷爷手中的烟头几乎烧到手指,他中风多年,跟我们说“过不了,我就再也听不到了……”,苍老的面庞里留下两行晶莹的泪珠。乳白色的烟从他鼻中散出,飘飘荡荡变淡,慢慢的无影无踪。
 
在503室对面,长椅上坐着一排老人看着电视,没有人吵闹,偶尔会有一两个老人出来走动……
 
(真实故事,关爱老人就是关爱我们的明天。名字均是化名)

惠州市曾求恩护养院
 
这里是惠州市惠城区的一家养老院,名字叫惠州市曾求恩护养院,所用房间近似酒店。
 
据了解,这里300多个床位,老人平均年龄70岁。在这里,每一间房子住的老人,情况都不尽相同。
 
每到下午六点,李婆婆会准时往外走,谁劝也拦不住。“李婆婆以前是老师,她为什么每天六点会喊着回家呢?因为她记得六点钟下班回家给儿子做饭。”
 
李婆婆17年失智,有时甚至会喝洗衣液。儿女实在没办法,只能将她送到养老院,能够全天都有专业人员照顾。
 
养老院前后都是马路,担心李婆婆走出去遭遇意外。护工们只能劝着,哄着。哄不住的时候,护工从背后抱住她,把她一点点推回来。
 
李婆婆就会把他们都当做不让自己回家的坏人,“把她拉回来,她不高兴,有时会打我们巴掌”,护工刘姐笑着说。
 
“被打的时候怎么办?”
 
“打了巴掌,还能怎么办?只能认咯,老人这样我们都能理解的”,刘姐一阵爽朗的笑声。
 
“现在我们熟悉了她的情况,每天快到做饭时间了,我们护工就带她在院内转圈,走着走着她累了,就会回去休息了”。

惠州市曾求恩护养院
 
面对失智老人这些“固执”的行为,院长告诉我们,“也没有什么特定的方式,每个人情况都不一样,每个老人的照顾方法都需要我们不断尝试找出适合他的。”他把自己摸索出来的方式告诉护工。在院长看来,这些方法没有什么特别,更多是来自沟通与信任。
 
“仔细去想就会觉得(他们)很可怜,但是没办法,社会发展到这个阶段,老龄化很严重,无可奈何,这在以后也会是趋势,养老院的发展会越来越好的”。
 
据了解,入住惠州曾求恩护养院的老年人大部分失智失能,百分之八九十生活不能自理,一切生活起居只能依靠护工来帮忙。
 
他们一般是突发疾病,或遭遇重创,或是家人工作繁忙无心照料,只能到养老医院。大部分人都是躺着不能自理,因而护工们每隔一段时间就得要为他们翻身以防后背生疮。
 
刚来到这里的时候,由于人手不足,院长就会帮忙护工给老人换尿布,喂饭......
 
“挺累的,照顾老人的事情很琐碎,既然做了这个,就会一直往这个方向走,不敢说坚持二三十年,十年八年是会的。”。院长回忆起那段时光说道

上一篇:惠州养老院老年人青光眼病因分析

下一篇:惠州养老院价格不断攀升,退休老人如何养老